对格力智能应收票据提示风险,去年中期9成净利

© Reuters.

《科创板日报》(深圳,记者莫磬箻)踩着2019年的尾巴,深圳市海目星激光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目星”)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

科创板智能制造或将再添一员。

2019年中逾9成净利靠补助

2019年最末一天,科创板受理了年度最后一单IPO申请——海目星。

招股书显示,海目星是激光及自动化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从事消费电子、动力电池、钣金加 工等行业激光及自动化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

头顶“智能制造”光环,海目星背后股东星光熠熠,不乏深创投、国信蓝思、科地资本、同方汇金等知名机构。客户也多为行业龙头或知名企业,涵盖Apple、华为、富士康、伟创力、立讯精密、京东方、蓝思科技、特斯拉、CATL、长城汽车、蜂巢能源、中航锂电、亿纬锂能,等等。

业绩上,2016-2018年、2019年上半年,海目星分别实现营收2.98亿元、6.38亿元、8.01亿元和3.61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823.32万元、1675.63万元、8330.36万元和5929.59万元。

但记者注意到,海目星交出的这份“成绩单”含金量有所不足。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海目星获得并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435.02万元、247.20万元、695.85万元和935.86万元,占公司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达到31.64%、14.35%、48.52%和 93.57%。而政府补助款项,也几乎是海目星非经常性损益的全部来源。

海目星在招股书中解释,2018年及2019年中期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较大,主要由当期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构成,子公司江苏海目星在当地投资建厂,从而获得当地大额政府补助,导致计入当期政府补助增加。

如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贡献,2018年海目星仅实现归母净利润4722.18万元,2019年这一数据仅有是673.96%,业绩不甚可观。

对格力智能存应收票据风险

另外,海目星业绩还埋有其他“雷点”。

伴随着经营规模不断扩大,海目星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长迅速。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统计,报告期内公司期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营收占比合计达到44.63%、60.61%、65.72%和134.04%。

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目星期末应收票据余额8130.20 万元,应收账款余额高达4.02亿元,二者合计4.83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坏账准备3676.67万元。

招股书还曝光了海目星对格力智能应收票据的风险。

格力智能全称珠海格力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是格力电器(000651.SZ)旗下全资子公司,与格力机器人有限公司、格力数控机床研究院等六家智能装备公司一同隶属于格力电器的智能装备板块。

格力智能为海目星的前五大客户。2017-2018年度,海目星对格力智能的销售额分别达到5820.51万元和7081.62万元,后者分别为其当年第二、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达9.13%、8.84%。

图〡海目星前五大客户;来源:公司招股书招股书披露,2017年4月格力智能与海目星签约,约定采购后者7条电芯装配线,合同金额合计15890万元。

但在2018年12月,格力智能与海目星签署 《商谈备忘录》,双方约定上述合同金额由 15890万元调减至15095.50万元。彼时格力智能已向海目新支付合同款项金额9534万元,剩余 5561.50 万元通过商业承兑汇票形式进行支付。

同月,格力智能、成都银隆继续与海目星签署《商谈备忘录之补充》,约定剩余5561.50 万元商业承兑汇票账期为24个月,格力智能将在24个月内每季度以承兑期6个月的银行承兑汇票置换已支付的商业承兑汇票。

截至目前,2019 年以来格力智能以银行承兑汇票置换商业承兑汇票的金额合计1651.59万元,未置换合同款项3909.91万元。

海目星在招股书中作出了风险提示:若后续上述票据置换方案的执行发生不利变化,导致应收票据无法偿还或延期兑付的情况,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针对上述应收票据风险,海目星回复《科创板日报》记者,“根据签署的《商谈备忘录之补充》,格力智能24个月内将置换完毕商业承兑汇票,截至目前在还款过程中格力智能未有逾期的情形出现。格力智能系上市公司格力电器全资子公司,资信水平高,还款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