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近300户家庭 31岁全职妈妈化身暖心“代购”

疫情防控已进入关键阶段,湖北省各地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已有数日。因小区大门封闭,许多居民被“困”在家中,年前储备的年货等食物已经消耗殆尽,许多外地的年轻人为家乡年迈的父母买不到菜而倍感焦虑。

奔前跑后的代购员们,成为了居民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好帮手。如今,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后港镇,31岁的全职妈妈周艳成了为附近小区居民补充食物和日用品等物资的重要代购员之一,她与老公两人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每天往返于镇上超市与小区两地间,为近300户家庭输送着食物和温暖。

正月初一(1月25日),阳光明媚,后港镇上没有了往年春节的气息,街上挨家挨户的门面均大门紧闭,路上很难再看到行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周艳和小镇上的居民感到很意外,年前,周艳把在城区读书的两个孩子接回家中,本想继续以家庭主妇的身份,照顾孩子们的日常起居和功课学习。

看到一则新闻后,周艳的内心咯噔了一下,意识到这个传染病挺严重的。由于社区人手不够,基层防控工作开展较为困难,周艳主动请缨,加入了社区网格的抗疫队伍。“反正在家也是闲着,小孩交给奶奶在带,晚上有空可以监督他们做作业。”周艳说。

周艳家住后港镇荆狮社区,一开始,她在社区的工作主要是协助工作人员一起在街上巡逻,对各个区域进行摸排,劝返那些在街上闲逛的路人。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关键阶段,周艳所在的后港镇将镇区内所有街道设卡全部隔断,按照每100-200户为一个网格划分为26个网格,每个网格实行封闭管理,控制人员、车辆外出。

小区实施封闭管理之后,如何购物成为最令居民头疼的问题。按照当地社区居委会的规定,每个社区都要有居民自愿成为代购员,负责保障辖区内居民日常生活所需品的购买。

一时间,代购员成为了居民和超市之间的重要链接。社区负责代购工作的志愿者共有26人,周艳和老公被分到了一组,担负起社区内三所小区的物资派送工作,这三所小区一共住着286户居民。其中,除花苑小区外,荆狮社区二组和水厂以南均属于“三无”小区。

2月15日,早上7点,和老公匆匆吃完面条,披上雨衣,戴上口罩和安全帽,脚穿胶鞋的周艳就这样“全副武装”地出门了。

去超市前,周艳会事先完成巡逻工作。巡逻结束后,超市差不多也开门了,周艳拿出自己汇总的采购清单进行采购分拣。上午10点,满载而归的周艳离开超市,外面下起了大雪,她与老公将采购的物品放在自家购买的电动小三轮车上,两人一前一后坐在三轮车上驶向各个小区。

中午12点半,仅剩下最后三户居民未下楼收取物品,周艳和老公相互依靠着站在小区门口等候。按照规定,除三无小区外,其他小区送货只能送到大门口。此时,天空还飘着大雪。周艳再次拨通了这三户居民的电话,半小时后,当天的物品终于派送完毕。

有居民感激地说:“现在又是刮风又是下雪,你一个女同志在小区门口怎么顶得住啊,特殊时期,要向你们的服务精神致敬。”听后,周艳的内心感受到一股暖意。她认为,既然是自己自愿加入的,就要把分内的事情做好,即便有时候依旧会被一些居民误解,心里多少会有点委屈。

下午1点,忙完派送工作的周艳回到家中,冻得直哆嗦的她赶紧坐在了取暖器旁,周艳的老公见状实在不忍心,也曾劝过周艳,早知如此就不同意她当社区志愿者。周艳听后很感动,她知道老公是永远支持自己的,但既然选择了当志愿者,就要做到最好。

“反正忙来忙去也好,一天时间过得还挺快的。”周艳说。

“麻烦还帮忙买10斤鸡蛋,谢谢。”微信聊天成为周艳与众多居民沟通的主要方式。在成为代购员之后,周艳将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代购员周艳”。

在这座偏居城区郊外的小镇,绝大多数居民都能熟练使用微信进行基本的沟通,但仍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不会使用微信,疫情的出现,让这些老人的孩子们也被阻隔在了外地。“微信下订单的年轻人居多,很多老年人不太熟练使用手机,都是写在纸上。有时候送菜到门口,会有一些老年人交给我们,有时候执勤巡逻,小区的门卫也会转交老人的采购纸条。”周艳告诉记者。

成为代购员后,周艳了解到,原来大家在家里闷了一个月,除了吃的食物,其他日用品也几乎消耗殆尽。

据周艳介绍,一开始,她会自己去超市给居民挑选商品,现在超市已经不能随意进出,均由超市的工作人员来统一配货,配完货后再去拿货,但由于订单量太大,拿货送货信息难免会出现些许差错,“我们只能来回多跑几趟,重新配送”。

居民的代购需求主要包括蔬菜、水果、奶粉、纸尿裤和药品。“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药品需求的单子。”周艳告诉记者,小镇的道路封了很多,目前还在开门的超市约有3家,为了给居民买到想要的商品,她常常会跑好几家店。其中一家最大的超市偶尔出现缺货现象,但基本物品都很充足。

为了提升配送货的效率,周艳与超市打起了配合战,“我每天尽量把订单早一点下给超市,这样就能确保居民所需的物品货源充足。”周艳说。

“刚开始,我们规定下午1点至5点提交采购信息,但我觉得那个时间太迟,超市关门的时间是下午4点半左右,来不及配货会影响第二天送货效率,我就改成下午5点到第二天3点提交采购信息。”周艳告诉记者。

在规定的提交时间内,居民需要将采购物品清单发在微信群里,汇总的工作由周艳一个人用笔抄写完成,再交给超市安排配货。

早上巡完逻,去超市拿货时,所有物品价款由周艳夫妇提前垫付,周艳告诉记者,每天垫付的钱款大概在5000元左右,由于物资清单过多,会出现替居民多垫钱的情况,甚至有些居民在拿货后迟迟忘记付款给周艳。

“反正有时候也会出现差错,但也不会差太多钱。”特殊时期,周艳对少付钱的现象并不会特别在意,“有时候谁家没米了,我们自家也会带些白菜送过去,这点钱是不要的。”

一边做巡逻,一边做代购。从大年初一至今,周艳白天几乎没有时间休息,上午送完货后,下午在家手抄清单,这样的志愿者工作常常让周艳来不及吃午饭。

其实,像周艳这样的志愿者还有许多。为了保障所有居民的基本生活,后港镇37名社区干部、志愿者均加入了这场代购行动中。他们日复一日地采买、配送,楼上楼下地来回奔波,只为把物资送到每位居民的手中。

周艳从其他队友那里得知,有的小组送货经常送到晚上7点多。“可是如果我们休息了,那么多户居民家里都会断粮。”周艳一边担心居民家里吃不上饭,一边又替自己作为母亲而感到自责,“我小孩脚在家里被烫伤了,一直都没时间去照顾他”。

“作为一名年轻人,关键时刻站出来服务更多的居民,是责任更是荣幸。我是个热心肠的人,我也乐意做这些工作。‘感谢党恩,反哺社会’是一个人的良知,以前我婆婆患了癌症,因治疗费造成家里负债累累成为贫困户,在党和政府及社区对我们家的帮扶下,一家人才得以慢慢致富。”周艳告诉记者。

此刻,采购微信群还在不断闪烁着新消息信号,一户户居民又在群里发送需求清单。“我要抓紧抄单子了,虽然工作很累,但我现在就只希望疫情赶快结束。”周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