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 严控低效投资

  我国经济已进入新阶段,正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结构、激发内生动能。多位专家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表示,经济结构调整已成主要工作方向,但仍要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否则可能会丧失前期已取得的优势。政府需通过改革为要素在统一市场内的自由流动、高效配置提供更好制度保障。在结构性调整过程中,应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严控低效投资。

  经济增长是关键性因素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示:“我国经济从一个较低起点上发展起来的过程带有明显的粗放特征,但一直粗放是没有持续性的。在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发展势头良好,但在可持续性方面的威胁却越来越大。可持续是要在改革开放道路上,解决矛盾凸显和隐患叠加的问题。”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常务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表示,当前经济中存在很多结构性问题。比如,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仍非常低,消费者价格指数增长较慢,生产消费者的产品和价格也增长较慢,说明对这些行业的需求仍不足。应通过一些措施(如收入分配方面措施等)使消费需求是可持续的。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让居民有更强劲的消费需求,把经济中价格增长较慢的部门需求拉起来,这些部分是有长期发展前景的。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表示,此前GDP指标对促进经济发展起到很多积极作用。但是,这一指标有很多缺点,使经济发展中出现一些问题。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看来,在注重经济增长质量的同时,也需有增长的目标,关键是要掌握好一个度。我国由一个不起眼的、经济体量不大的国家,成长为一个“巨人”,经济增长是其中一个关键性因素。目前,我国依然有发展潜力,如忽视经济增长速度,此前所取得的那些优势可能将逐渐丧失。

  在关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余永定认为,重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完全正确的。我国实际上面临一种矛盾:一方面要防范金融风险,另一方面要保证适度经济增长速度。因此,如何掌握好一个度,是未来面临的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

  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

  余永定表示,需要有一定的投资增速,但投资增速确实偏快,应该逐步降下来。从结构上看,目前民营企业对我国经济的贡献率已超过60%,南方地区技术创新势头非常好。政策应支持民营企业投资,相应的,国有投资要稍微下降一些;要支持创新企业投资,其他传统企业应有所下降。未来要更多利用市场机制,让市场决定哪些产业才是真正的新兴产业。

  在投资效率方面,白重恩认为,从发行债券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看,有些投资效率很高,有些投资效率不高。研究发现,效率比较低的投资增速要快于其他投资增速。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在不断上升。由此带来一定风险,回报较低但扩张快。在扩张过程中,又借了越来越多的债,总有一天会承担不起。因此,这是一个重要的结构性问题。

  许善达表示,目前,有两个关于金融行业和实体行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一是金融行业利润率很高,实体行业利润率很低。“虽然市场经济不可能使利润率处于完全相同的水平,但差距这么大,说明是有问题的。”二是社会融资成本和市场中的融资成本差距太大。

  余永定强调,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必须跟上。“调研发现,一些中小企业完全符合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符合绿色经济,但不仅得不到支持,相反还受到各种各样的阻碍。在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错误决策或需克服财务困难的情况,这时候银行要支持这些企业,而不是把它们推向所谓社会融资或高利贷。金融一定要服务于实体经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工业化城镇化仍有很多空间

  “‘三去一降一补’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入点。”贾康表示,以去产能为例,代表性行业有钢铁、煤炭。不可否认,去产能已取得一些成绩,但去产能的关键不是去除一般人所理解的过剩产能,而是要去除在那些有过剩特征的产能中的落后产能,去掉那些耗费和污染严重、效益低的产能。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我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即潜力释放后,既不形成明显通胀,也不形成明显通缩的增量水平还相当高。这是我国的市场潜力和魅力所在。”贾康表示,我国工业化、城镇化,总体来说还有很大空间。

  余永定表示,有些所谓的潜在经济增长能力,实际上是应制止的能力。比如,污染的产能必须坚决关掉,不能算是潜在经济增长能力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