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第五家期货交易所管办分离——专访北京工

金融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

2018年被称为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元年,以上期所推出的原油期货、大商所推的铁矿石期货、郑商所推的PTA期货为标志。后来,陆陆续续增加一些新的品种,比如说上海期货交易所的20号天然橡胶,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期货品种推出国际化。

期货品种国际化的模式基本上可以用十七个字来概括。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国际平台:交易国际化、交割国际化、结算环节国际化,引入包括跨国石油公司、原油贸易商、投资银行等在内的境外参与者。净价交易:有别于国内其他期货品种采取含税价格的特点,不含关税和增值税的方式也与国际接轨。保税交割:因为国内没有发达的原油现货交易市场,需要将现货市场从境内放到境外,从而引入境外投资者。人民币计价:以人民币进行计价、交易与结算,同时也接受美元等外汇资金作为保证金使用。关键是最后那个人民币计价。因为上海期货交易所推的是原油期货,和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一样,合约设计都很像,都是每手1000桶。国外的两个合约,一个在纽约,一个在伦敦,都是由美元计价的,我们采用人民币计价,体现了人民币的定价权。

所谓大宗商品定价权,就是以什么货币定价以及以这个货币给什么商品定价。假如以人民币给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定价,就是我们谋求的大宗商品定价权。原油、铁矿石、PTA、20号胶期货以人民币作为计价、结算货币,这将促进我国掌握大宗商品人民币的定价权,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打开新的局面。一种货币的国际化往往与一种重要的战略资源有关,石油美元充分印证了这一点。美元通过作为原油的计价、贸易结算货币成为世界各国的储备货币,美元从石油、石油产业链、大宗商品贸易一步步走向全球贸易,成为当今全球货币体系的货币锚。我国原油和铁矿石期货正是意识到原油作为美元锚定物的重要作用,在引进境外投资者的同时,以人民币定价,意在以石油美元为蓝本,借助原油和铁矿石期货交易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美元给原油定价体现了美国的国家利益,铁矿石、PTA、20号胶等期货国际化避其锋芒,错位竞争。

通过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我理解是走出去、引进来,什么东西走出去呢?是让中国价格走出去。什么引进来呢?就是把竞争机制和国际投资者引进来。国际投资者有两类,一类是投资于期货品种的投资者,一类是投资于期货公司的投资者。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原定2021年期货公司全面开放,这个时间表提前到2020年1月1日,取消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这表明,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国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在金融市场全面开放的进程中,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期货市场可以超越时空、超越信仰、超越国别、超越意识形态、超越种族纷争,用最市场化的手段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因其独特的超越属性,所以在期货市场的发展进程中,谁抢占先机,谁就能取得竞争优势,获得大宗商品定价权,真正反映实体经济的供给和需求。

寄希望第五家期货交易所管办分离

期货市场开放近两年来,其效果可圈可点,但没有预期的好。为什么呢?我一开始就有一个观点,单个期货品种究竟能走多远?还有一个,整个金融市场没有开放,光是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能走多远?人民币没有自由兑换的情况下,期货市场开放究竟能走多远?走到半道又回来了。期货市场的国际化与人民币国际化是相辅相成相伴而生的,期货市场国际化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探路石。

现在回过头想想,在中美贸易战大背景下,中国的核心竞争力、国际竞争力是什么?其实是我们强大的制造业。中国制造业大,但还不够强,我们的制造业就是我们的拳头,而制造业做大做强做优靠什么?靠投入的这一头,一方面是高科技提高我们制造业的技术水平、科技含量,另外一方面就是大宗商品。中国是一个地大物不博的国家,许多基础原材料和农产品都需要大量进口,需要战略性资源的国际化配置。光靠期货市场远远不够,这就需要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协同,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对接,商品市场与金融市场互动。

即将诞生的第五家期货交易所是广州期货交易所,这是一家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广期所的成立不仅是促进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还将成为我国期货交易所创新发展的示范。广期所的定位是一家创新型交易所,其创新性主要表现以下两方面。其一是标的物的创新。有别于传统的商品和金融期货及衍生品,广期所将以碳排放权为标的,碳排放是环境保护部门给企业的排污许可证。作为创新型绿色金融品种,碳排放与环境治理息息相关。未来碳排放指标是有计划、有额度的,需要有一个相关场所进行交易,期货场内交易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也是未来期货交易所潜在的一个发展新趋势。同时,在推出模式上也会参考特定品种对外开放的模式,借助碳排放权期货交易来绑定人民币结算交易,直接引进境外交易者。其二是交易所的体制机制的创新。交易所是整个期货市场的核心,是市场创新的最前沿。现行期货交易所管办不分的体制机制与国际通行的交易所体制相悖。广期所有望打破现有交易所会员制的模式,朝公司制的方向发展,在体制上实现管办分离,明确期货交易所的市场主体地位,这将是期货交易所体制的一大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