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数码控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总所周知,果壳网每年在愚人节这一天,都会发表若干篇表面非常有道理(但实际上都是乱讲)的特稿。像是下面这些……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有些藏得深的,甚至被当成最新科学发现……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或者生活小百科……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这些消息流传之广,甚至直到果壳良心发现作出澄清,某些(间接)受害人仍然表示: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好像做了十分不好的事情,很内疚……

  好吧,本着将功补过的原则,今年,果壳决定将前几年流传得最广、荼毒最深的几篇文章拿出来,说说到底哪些地方埋了梗。

  1

  生态危机?亚洲鲤鱼会飞,引北美流域变数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长期以来,鱼类专家和生态学家一直担心亚洲鲤鱼的杂交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如今这一新品种的出现,使科学家的担忧成为现实。”

  认真观察图片,这种受惊会飞的亚洲鲤鱼(Asian Carp)看起来其实很眼熟,甚至还经常出现在餐桌上。没错,它就是鲢鱼(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还是白鲢,可不是什么“全新的鲢鱼品种“。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奏是它,菜市场有的是。

  “一位名叫雅阁·梅得的厨师甚至在自己专门开设的博客里,长期为美国民众介绍、更新多种以亚洲鲤鱼为原料的食谱。”

  亚洲鲤鱼在19世纪引入美国,并在美国渔业委员会(United States Fish Commission)的推广下作为一种可食用的鱼类传遍国内。但由于美国人对亚洲鲤鱼不感冒,而它们在美国也缺乏天敌,于是这些引进物种得以疯狂繁殖,对美国本土的生态环境构成威胁。因此,文中梅得厨师试图让鲢鱼走上美国餐桌的做法可能要比预想的艰难。

  “飞鲢凶猛!”

  “飞鲢”凶猛么?它们为什么“袭击”人类?注意,和原文中有意放入作为参考的飞鱼不同,鲢鱼是在受到游艇和船只的惊扰后才飞出水面。白鲢尤其具有惊人的跳跃能力,跳跃高度可达2.5-3.0米。像文章中提到的游客被飞起来的鲢鱼击打中的案例有很多——它们并不是天性“凶猛”试图发动攻击,仅仅是受到惊吓而已。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回过头来看看原文里的人名:

  迪格·皮特(Dig a pit),雅阁·梅得(压根没得)

  ……有没有看出点儿洋葱新闻的感觉了?

  2

  科学家发现控制面部大小的基因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一组来自日本富美生命科学学会(Fumei Organization of Life Science, FOOLS)的基因组学科学家通过物种间基因比对,发现了控制动物面部宽度的基因。”

  日本富美生命科学学会的名字起得非常有趣,拽出首字母我们会发现第一个愚人节彩蛋——FOOLS。

  “指导这项的首席科学家冲中一郎(Okinakao Ichiro)表示因为自幼就每每因为脸大被嘲笑,因此产生了寻找脸大基因的想法。”

  作者设计的“首席科学家”的名字冲中一郎(Okinakao Ichiro)中的Okinakao和大きな顔(大脸)发音十分接近,这个姓氏或许预示着这名科学家将拯救无数大脸星人于水火吧(误)……

  “根据冲中教授的初步研究结果表示,人类体内的MARVIN基因位于第13号染色体的长臂上的第7个条带上……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因此冲中教授团队的成员经常将此基因缩写为G13。”

  →_→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我看某些员工是不想干了!”

  “但是我们也有爸爸的头很小,儿子的脸却特别大的极端案例……”

  

信了果壳的邪:关于愚人节,那些我们不小心玩脱了的幺蛾子们

  “有图有真相哦!”——我信了你的邪!!

  3

  治痔疮,请把厕纸叠两次!

  简直堪称果壳造谣史上的巅峰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