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达尔股权之争番外篇:京基系乘胜追击

日k线图

康达尔股权之争番外篇:京基系乘胜追击,收购华超系全部股权

来源:IPO日报

原创: 杨紫薇

素有翻版“宝万之争”的称号,康达尔股权之争的故事迎来了番外篇。

8月16日早间,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达尔”)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京基集团与另一股东华超投资的股东罗爱华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京基集团将受让华超投资100%的股权。

在长达5年的康达尔股权争夺战中,京基集团“笑到了最后”。此次交易中,京基系更是将华超投资置入麾下。

持股71.5%

在完成本次收购事宜后,京基集团将通过华超投资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9.85%股权。加上其直接持有的股份,京基集团将共计持有上市公司71.5%的股权,仍为其控股股东。

根据上述公告,本次股权转让还触发了全面要约收购义务。根据相关规定,京基集团应当向除京基集团和华超投资以外的公司其他股东发出收购其所持有的全部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的要约。上述行为或导致上市公司面临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的风险。

那么康达尔对于可能面临的上述风险又是否取了应对措施?

对此,IPO日报致电了康达尔董秘办并发去采访函,公司相关人员表示“一切以后续相关公告为准”。

此外,上市公司表示,因罗爱华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案尚在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同时公司因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报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些或导致本次股权转让存在无法完成的风险。

据悉,康达尔成立于1979年,前身为深圳市养鸡公司。起初,公司主要从事鸡、鸡苗、鸡场设备、肉制品等农副产品和电子产品、五金交电、汽车零配件等。1994年,康达尔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后,公司先后增加了房地产开发、房屋租赁、非银行金融业等业务。

目前,公司形成了以房地产开发业务为主,现代农业、公用事业和金融投资业等四大业务板块。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37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业务收入为17.9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52.08%,其次为饲料生产,收入为10.63亿元,占比30.93%。

股权争夺战

此前,“华超系”与“京基系”对于康达尔控制权的争夺战可谓旷日持久。

从康达尔发布的公告中得知,早在2013年,自然人林志委托他人通过13个账户,在二级市场陆续买入康达尔股票。截至2014年7月,上述账户持有康达尔共计15.81%的股份。在此期间,林志多次越过举牌线却迟迟未进行信息披露。

2015年7月,公司控股股东的华超投资也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共计持有30%的股本。另一边,林志则与京基集团等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双方共计持有康达尔的股份比例为24.74%。2016年,京基集团再通过集中竞价等方式再买入公司股票,此番变动后其持股比例达到了31.65%。彼时,华超投资持股31.66%,双方所持股本已然相差无几。

显然,华超投资对于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并不欢迎。受到了“威胁”的华超投资开始发起进攻,先后多次向京基集团发出质问并提起诉讼,指出林志曾为京基集团员工,且有11人在此前买卖股票期间均为京基集团及其下属企业的员工。对此,京基集团 “三缄其口”,一直推迟回复相关问题。

2018年,双方之间的博弈变得更加紧张激烈。当年第一次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华超投资再次阻挠京基集团行使相应的表决权,并且双方在聘请审计机构上始终未达成一致意见,这也直接导致康达尔未能按期披露2017年的年度报告。2018年7月,公司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康达尔”变更为“*ST康达”。

本以为双方之间的战火会持续焦灼不下,一个戏剧化的事件让此次争夺战“峰回路转”。

2018年8月13日,康达尔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罗爱华等人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采取刑事拘留。借着这一难得的“东风”,京基集团“火速”对上市公司10%的股份发起了要约收购。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京基集团的持股比例达到41.65%,超过了华超投资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也相应从华超投资的罗爱华变更为京基集团的陈华。

随着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变更,持续5年之久的股权争夺暂告一段落。而本次京基集团“乘胜追击”收购华超投资全部股权,标志着此番博弈以京基集团大获全胜而告终。

然而,在控制权“易主”后,市场更关心的是,这家老牌上市公司会有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