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鳄继续吃进*ST康达 京基集团"醉翁之意

财联社(广东,记者 徐学成)讯,历尽波折成功取得*ST康达(000048.SZ)控制权的京基集团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打算。据*ST康达披露,通过受让深圳市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华超投资)的股权,京基集团持有的*ST康达的股份合计将达到71.50%,控制权继续稳固。而*ST康达虽自诩“中国农牧第一股”,但最受关注的资产却是房地产项目,而这,也正是地产大鳄京基集团真实意图所在。

继续吃进30%股权

*ST康达8月16日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京基集团)于2019年8月15日与罗爱华、陆伟民及华超投资签订了关于华超投资的《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京基集团受让罗爱华、陆伟民合计持有的华超投资100%股权。

截至目前,京基集团和华超投资分别为*ST康达第一、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上市公司41.65%和29.85%的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京基集团持有的*ST康达的股份比例将达到71.50%,继续为控股股东。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京基集团吃进华超投资股份后,华超投资一致行动人季圣智仍为*ST康达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1%。据此前公告信息,季圣智曾担任*ST康达董事、总裁,于2018年6月离职后未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华超系”与京基集团关于*ST康达控制权的争夺战,曾经绵延5年之久,备受瞩目。2013年9月,自然人林志通过马甲账户,在二级市场低调吸筹*ST康达。直至林志将其增持至19.8%的*ST康达股份协议转让给京基集团,后者才作为幕后操盘者浮出水面,双方关于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战争因此“开火”。

京基集团继续增持,而华超投资也当仁不让。一度,两者持有的*ST康达股份比例只相差0.01%。即便如此,京基集团的“入侵”一直被华超投资控制下的*ST康达视作“恶意收购”,并始终不承认其股东地位。2018年8月,时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亦是实控人的罗爱华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刑拘,而京基集团则趁机抛出主动要约收购计划。当年11月,京基集团成功将持股比例提高至41.65%,从而正式“入主”*ST康达。

而伴随着此次交易,华超投资在*ST康达的“势力”被清除殆尽,京基集团对于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得以进一步稳固。

醉翁之意不在酒

*ST康达由养鸡公司起步,是一家上市超过20年的老牌企业,直至2018年的年报,公司还自称“中国农牧第一股”,并将现代农业定义为公司的“战略核心业务”。而起步于1994年的京基集团,主业则是房地产开发,并因深圳市地标建筑“京基100”而远近闻名。

看上去似乎并无交集的两家公司,为何如此“纠缠不清”?而京基集团又为何如此煞费苦心,只因要拿到*ST康达的控制权?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ST康达的几大业务中,“战略核心业务”饲料生产及养殖业贡献的营业收入占比仅为32.78%,房地产开发收入占比却高达52.08%。毛利率方面,2018年公司饲料生产的毛利率为8.39%,但房地产开发的毛利率却高达68.59%。

一时间,外界似乎很难去定义*ST康达究竟是一家农牧公司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而相比农牧产业,这才是以房地产作为主业的京基集团的“醉翁之意”。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ST康达便以极低的成本拿到位于深圳宝安区西乡和沙井的两宗商住用地,其中西乡用地被公司用来开发名为“山海上城”的房地产项目。据公司方面此前披露的信息,该项目建筑面积约80万平方米,可售面积50多万平方米,预计销售额将高达300亿元。另一处沙井项目的建筑面积亦高达147万平方米。

与此同时,根据京基集团方面的预计,2018年集团整体营收才刚刚突破百亿元。

2018年,上述西乡房地产项目为*ST康达贡献的营业收入为17.90亿元,这也是商品房销售首次成为公司的业绩来源。以此推算,预计销售额高达300亿元的“山海上城”尚有极大“潜力”可挖,这也是京基集团最为看重的一块资产。

对此,一位接近京基集团的人士表示,从京基集团的角度来看,这种“战略投资”无可厚非;但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控股股东最为看重的竟然不是所谓的“核心战略业务”,未来,*ST康达的农牧板块将扮演何种角色,将成为外界新的关注焦点。

8月16日,财联社记者曾数次拨打*ST康达的电话,但均被挂断,截至发稿前亦未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