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回归A股首次定增:手握138亿现金 拟募资108亿

日k线图

手握138亿现金,拟募资108亿——360回归A股首次定增

来源:梧桐树下V

原创: 梧桐雪

2018年5月16日,回归A股尚不足3个月的360发布其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过107.93亿的资金,用于包括安全研发及基础设施类、商业化产品及服务类等9个项目的建设。

随后的7月9日,证监会对该项目出具了审查反馈意见,对定增预案提出了19个重要问题和3个一般问题。

时隔8个月后,2019年3月12日,360才对反馈意见进行了长达291页的回复。

刚回归A股,便抛出如此大手笔的定增计划,360首次定增广受市场关注。

一、回归A股之旅

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360),从事互联网技术的研发及网络安全产品的设计、研发和运营。

早在2005年11月,周鸿祎创办了奇虎360;2011年3月30日,360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然而,360在美国市场并未收到热捧,其股价一路下跌,市值持续缩水。对此,周鸿祎解释道美国市场看不懂360的业务模式,导致公司市值严重低估。

上市4年后,2015年6月,周鸿祎宣布启动360私有化计划。直到2016年7月,360完成私有化,正式从纽交所摘牌,退市时360市值为93亿美元。

之后,360的去向,一直是资本市场的一大悬念。

2017年11月2日,360宣布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上市公司江南嘉捷全部资产作价18.72亿元,通过资产置换和现金转让方式置出;360公司的100%股权作为本次拟置入资产作价504.16亿元,与拟置出资产中的置换部分以等值置换方式抵消后,置换资产与置入资产差额部分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方式向360公司全体股东处购买。

2018年1月29日,360收到证监会核准重组的批复。从发布资产重组公告,到上会通过,前后仅56天。

2018年2月23日,江南嘉捷召开股东大会,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三六零,股票代码也从601313变成了601360。

2018年2月28日,360正式在上交所敲锣上市。当日,股票复牌股价一度上涨3.84%,市值也高达4442亿;随后下跌,当天收盘价56.92元/股,市值缩水至3850亿元。

而这个市值相比于2016年从纽交所退市时的市值,暴涨近700%。

至此,360正式回归A股。

二、手握现金138亿,拟定增募资108亿

2018年5月16日, 360发布其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过107.93亿的资金,用于包括安全研发及基础设施类、商业化产品及服务类等9个项目的建设。

从拟投资的项目来看,所需的募集资金多达46亿(360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少则4亿多(360智能IoT项目)。

同时投资多个项目,且投资金额巨大,360回归A股的首次定增预案,受到了颇多关注。

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也对本次定增预案提出了一些问题。

1.2018年一季度末,360货币资金余额106.55亿,资产负债率仅19.61%,在资金充足且负债率低的情况下,360提出定增募资的必要性。

2.2015-2017年,360所实现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1.82亿、13.76亿和5.22亿,占营业利润的比重分别为93.70%、65.14%和12.88%,投资收益从绝对值和相对值来看,变动均比较大,请公司对其进行解释。

3.2015-2017年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变化较大,请公司对其进行解释。

4.本次拟募集资金投的9个项目,存在建设周期长、预计收益高于公司目前项目收益、新项目所涉业务与公司现有业务存在较大差异、部分项目存在重复建设等情况,请公司对募投项目的必要性进行解释。

而颇受关注的,便是360在自有资金超过百亿的前提下,仍进行定增的必要性。

回顾2017年12月31日-2018年9月30日,360所拥有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100.13亿、106.55亿、132.13亿和138.22亿,货币资金余额超过百亿,且持续增长。

而同时,360并未通过银行借款进行融资,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2.49%、19.61%、19.26%和18.55%,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

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进行对比,360的资产负债率也远低于同行平均水平。

一方面,公司手握超过百亿的货币资金,且资金存量持续增长;另一方面,远低于行业且不断下降的资产负债率前提下,公司却不考虑通过借款进行融资,而选择如此巨大金额的定向增发。

有钱不花,不禁让人思考,究竟是项目建设需要,还是在“圈钱”??

三、核心高管相继离职

在360回归A股后,其核心高管却相继离职。

2018年4月16日,上市仅1个半月之后,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姚珏、副总经理廖清红辞职。

6月30日,公司副总经理杨超辞职。

12月12日,副总经理曲冰辞职。

2019年3月6日,副总经理谭晓生辞职。

而在上市前的2017年10月,360COO陈杰也宣布辞职。

在2018年2月28日的360敲锣仪式上,包括周鸿祎、姚珏、谭晓生和华泰联合总裁江禹在内,四人一起进行了敲锣。

转眼间,姚珏和谭晓生都相继离职。

核心高管相继离职,实在让人唏嘘。

四、业绩稳中有升,股价暴跌、市值缩水

上市之后的360保持了业绩的持续增长。

2018年三季报显示,在2018年1-9月,360实现了营业收入94.49亿,同比增长11.77%,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23.64亿,同比增长25.37%。

然而,其股价却在上市之后暴跌。

2019年3月15日,360收盘于26.15元/股,相比一年前上市的最高点65.67元/股,已跌去超过60%,市值也一路下跌,仅剩1768亿。短短一年时间,缩水超过2000亿。

从美国退市,到回归A股,360经历了市值从暴涨到缩水。多元大将在上市前后相继离职,折损了360不少元气,向市场传递的信号,也意味深长。此时,在手握138亿现金的前提下,仍抛出108亿定增计划,恐被市场解读为“圈钱”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