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熙否认被调查因华润信托违规

阳光私募大户泽熙投资又惹上调查风波了。

这家从成立开始就延续其掌门人徐翔敢死队风格的阳光私募一直以来都是媒体与监管层关注的重点。一方面徐翔本身拥有戏剧化的个人经历,另一方面泽熙在二级市场上独树一帜的凶狠风格令其业绩亮眼,亦被正统的金融机构所诟病。

泽熙否认被调查

五一之后,泽熙史上第4次摊上调查门。有媒体报道位处上海的泽熙投资与深圳的华润信托同时被调查,称调查或与泽熙投资旗下泽熙6期突击参与东方锆业的资产重组有关。

除了东方锆业,泽熙在去年四季度曾大面积入驻重组概念股。一位熟悉泽熙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泽熙的押重组与王亚伟的押重组有差异,后者的重组事项时间周期较长,一般为半年到一年之间,而前者押的重组时间周期较短,以东方锆业为例,泽熙去年四季度刚潜伏,今年年初该股就停牌了。

泽熙投资内部人士则向本报记者否认被调查,而上述熟悉泽熙的人士同时也对本报记者称,如有调查也属于例行检查,事件并非外间揣测的那么严重。昨日下午,本报记者接通了徐翔的电话,但他在电话中以忙碌为由不愿对此回应。

数次被传调查

在阳光私募界,徐翔不能不说是一面“旗帜”——没有过硬的专业背景,却纵横股海十数年。2009年,作为颇具名气的涨停敢死队队员之一,徐翔选择了“上岸”,成为阳光私募。虽然说是上岸,但他还是将自己在二级市场上的凶狠手法毫无保留地移植到阳光私募产品上。

监管部门针对阳光私募的调查,并非没有先例,此前同在交银施罗德工作的李旭利与郑拓毫无例外地在进入阳光私募之后被秋后算账,以任职公募期间的老鼠仓行为定罪。

徐翔虽说没有李、郑等人的经历,也不能说逃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泽熙投资从成立至今至少传出四次被监管部门调查的消息。第一次是2011年5月底,网络疯传徐翔因操纵股市受到监管部门调查。为了避免重仓股持续下跌,泽熙投资在官网发布《告投资者书》,澄清传闻。第二次是2012年7月,传牵涉紫石投资张超涉内幕交易案,徐翔传被协查,泽熙投资予以否定。第三次是今年1月份,传证监会开查大老鼠仓交易,目标直指泽熙投资徐翔,泽熙依旧辟谣。第四次就是此次。

从历次传闻中可以看出,泽熙的质疑点始终围绕着老鼠仓以及内幕交易来进行。传闻所涉及的泽熙6期在该公司官网上并未挂出,而根据第三方平台的资料,该产品全名为“华润信托—福祥新股申购4号信托计划(泽熙6期)”,成立于2010年8月份。

祸起队友?

前述熟悉泽熙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本次事件实际上是华润信托引发,继而波及到泽熙——泽熙旗下的泽熙4期、5期、6期都与华润信托相关,其中6期情况最为不明朗,未出现在其官网上,但6期参与了东方锆业的资产重组。

对于华润信托的调查权力,某监管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按照一行三会的分工原则,阳光私募归证监会管辖,其违法与否由证监会调查;信托公司归银监会管辖,其违法与否由银监会调查。

是否会出现一个监管部门同时调查两个不同机构的问题,该人士称,一般不会出现,如果真的存在调查,则调查两者的应为同一个部门的人员。

事实上,年后监管部门加大了对信托公司的监管力度,但监管的方向是避免影子银行的扩张、产品出现刚性兑付以及发行中的贪腐问题,此前并未发生涉及到阳光私募业务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