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长生不老”目标行进:NAD+激活人体先天再生

  人们喜欢形容“长生不老”以荒诞不经,过去却又常常无所不用其极的去追求它,真是自相矛盾。而即便是到了科学的现代社会,人类依然希冀“永生”,长寿乃至长生,是人类永恒不灭的目标。事实上,随着生物技术的不断发展,现实的永生也在逐渐的显露出可能性。因为长生不老在理论上已经具备了可行性,我们人或许可以抓住永恒。

  目前,人体再生与抗衰老理论、技术、产品研究都在稳步推进过程中,这些作为,其实都是在不断的向“长生不老”目标行进。而值得一提的是,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在激活人体先天再生潜能方面的功能已被挖掘出来,它能在极大程度上帮助人类抵抗与逆转衰老,甚至是再次大跨度的改写人类生命终点。

  我们人为什么会变老?主要就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遭受损伤,但是并没有及时的修复这些损伤,各种无法修复的分子和细胞损伤长期积累最终便导致了衰老以及与年龄有关的各种疾病。事实上,针对这些损伤,人体细胞是自带修复能力的,这种能力我们可以看作是人体再生能力。

  但是人体细胞的修复能力有限,因而加速衰老也必然发生。需要注意,人体本身拥有再生修复能力,但我们目前看到的,并不是最开阔的。在先天人体再生修复方面,机体还有很大的潜能有待激活。

  在致使衰老的所有的损伤中,细胞内的遗传物质——DNA损伤一直被科学家认为是引起衰老与疾病的重要根本原因,DNA损伤积累致使细胞失去活性而衰老死亡。而恢复与强化DNA的修复能力,激活DNA修复潜能,必然是抵抗衰老的关键。

  2013年,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David Sinclair研究组通过老鼠实验验证NAD+可提高DNA损伤修复能力,逆转衰老。该研究组拓展了NAD+的系列研究,给2岁大的实验小鼠服用一种能增加细胞NAD+浓度的化合物,仅一周后,他们的细胞变得跟6个月大的小鼠一样年轻,相当于60岁的人拥有20岁的细胞。

  显然,动物研究表明,NAD+的补充能激活机体先天再生潜能,实现机体的“返老还童”。

  事实上,人类科学家对NAD+的研究由来已久,从1904年至今有无数的科学家对其进行过探索,其中更有六位科学家斩获诺贝尔奖。共同研究结果表明,NAD+是维系人机体年轻与健康最为重要的物质之一。NAD+存在于每个人体活细胞中参与物质代谢、能量合成、细胞DNA修复等多种生理活动。NAD+既是细胞内DNA修复系统的重要原料,是细胞核与负责能量合成线粒体间的关键联络因子,也是长寿Ⅲ蛋白型赖氨酸去乙酰化酶Sirtuins的唯一底物等等。

  细胞内NAD+的含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致使DNA和线粒体功能障碍,细胞自我修复能力下降。而只要及时针对性的外源补充NAD+,就能有效的抵消NAD+含量的自然下降,激活人体先天再生潜能。

  但遗憾的是, NAD+分子量过大,无法以口服形式摄取至细胞内予以补充,且NAD+经过人体消化系统后,其结构会被完全破坏,难以对细胞产生作用。于是科学家们开始从分子层面着手,惊喜的发现人类可以通过补充前体物质NR(烟酰胺核糖),来提升NAD+水平。

  2009年,美国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文学军教授带领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再生医学实验室与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生物制造实验室的科学家跨界合作。经过近十年的严谨科学研究,冲破再生医学技术与生物工程技术壁垒,将二者有效结合,成功实现酶法工艺提纯NAD+前体物质NR,并在生物合成流程中加入高科技TOPIA 生物活性硫专利技术,不仅保护NR进入人体后肠胃后不被破坏掉,而且增加通过胃肠道细胞的通透性,可以更好的进入机体的循环,不仅大幅度提高了机体对NR吸收利用率,而且促使其在细胞内尽快转化成NAD+。这所带来的协同果效,科学们为它命名为——NOVIS,寓为“返老还童”之意。

  从各种临床生理检测数据表明,补充NOVIS(NR)能提高NAD+含量60%。通过它,人机体可以得到一定意义上的重生,衰老似乎也会因此变得不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