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系公募设立命运迥异!证源基金苦熬近三年

同人不同命。

2020年3月30日,智度股份(行情7.23 -0.41%诊股)(000676.SZ)发布关于参股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终止设立申请工作的公告称,于2020年3月28日召开了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同意公司参股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证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证源基金)终止设立申请工作,同意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交申请撤回证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设立申请。

早在2016年12月8日,智度股份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司拟与胡德佳、杭州滨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滨创投资)、金固股份(行情6.12 +0.00%诊股)(002488.SZ)等共同出资人民币10000万元发起设立证源基金(具体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定名称为准)。其中,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2100万元,占注册资金的21%。

新经济e线注意到,在证源基金的上述四大发起人股东中,第一大股东为自然人胡德佳,其出资金额为3400万元,持股比例为34%。而智度股份仅位列第四大发起股东。

不过,同样是个人发起设立个人系公募基金,但结局却迥然不同。由张磊发起的兴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兴华基金)笑到了最后,并于今年3月4日顺利拿到了准生证,成为今年来首家获批的个人系公募基金。

同时,兴华基金也是今年来行业获准新设的第三家公募基金。此前于今年2月,民生基金、东兴基金两家券商系公募基金公司率先获批筹建。

截至目前,自2015年首家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泓德基金成立后,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已近20家,分别包括凯石基金、鹏扬基金、博道基金、睿远基金等。其中,风头最劲的要数睿远基金。2018 年10月才成立的睿远基金,第二年便迅速摆脱亏损状态,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03亿元,净利润5914万元。

证源基金苦熬近三年放弃

公开资料表明,证源基金的申请材料早在2017年4月24日已获证监会接收。同年8月4日,公司设立申请被证监会正式受理。等到11月7日,公司完成了第一资反馈意见,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在证源基金苦熬近三年无奈放弃背后,尽管其有上市公司资本站台,但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胡德佳似乎并没有公募等金融机构的从业背景。在业界看来,或许正是这一点是制约其没有走到最后的关键因素。

新经济e线查询天眼查发现,同名为胡德佳的有17人。其中,匹配度最高的一位胡德佳担任股东的两家企业仍在存续,一家是浙江万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控股100%;另一家江先伟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其出资比例为20%。

此外,胡德佳还出任了航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一职。该公司为一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江先伟业资本为第一大股东,认缴额3500万元,占比35%。

在证源基金的前四大发起人股东中,除了胡德佳和智度股份以外,另外两家发起人股东滨创投资和金固股份原各拟出资2300万元和2200万元,持股比例分别为23%和22%。其中,滨创投资为滨江集团(行情4.20 +0.96%诊股)(002244.SZ)旗下全资子公司。

业内认为,监管部门对于公募牌照特别是个人系公募牌照的发放态度偏谨慎。实际上,今年以来,在个人系公募基金设立申请中,景泽基金和国鑫基金先后被中止审查。一般情况下,申请设立基金公司的主要流程包括材料受理、征求意见、反馈意见、现场审查、批复设立5大环节,审核期限为6个月。无疑,中止审批增加了发起设立的不确定性。

特别是景泽基金在申请之初就备受争议,原因在于其多位发起人与上银基金公司员工名字重合,被认为是上银基金公司的核心团队另立门户。

去年4月,中国证监会的审批事项信息显示,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作为发起人,《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相关材料被接收。其中涉及到上银基金多位高管,包括时任上银基金总经理的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督察长的史振生等人。

而爱施德(行情5.57 -3.80%诊股)(002416.SZ)也在经历了长达四年的等待后,最终以1800万元低价将国鑫基金股权悉数转让给赣江新区全球星。最初,国鑫基金由爱施德和自然人张礼庆申请设立,分别出资4000万元、6000万元,各持有国鑫基金40%、60%股权。

兴华基金好事多磨圆梦

相比之下,作为今年获批的首家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兴华基金好事多磨之后能够圆梦应该是得益于其有着强大金融背景的高管团队。

据证监会今年3月4日下发的批文显示,其核准设立兴华基金,对公司章程草案无异议,公司注册地为山东省青岛市,公司经营范围为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基金销售、私募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

其批复对张磊任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王海滨任督察长无异议。张磊、王海滨应当自核准之日起30日内辞去在其他经营性机构所兼任的职务,并在辞任后10日内报告证监会。

不过,兴华基金最初报送的文件名为《关于设立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请报告》。而前期的基金募集申请公示也表明,2016年8月4日,苏华基金递交设立申请,2017年2月20日获证监会正式受理,同年6月15日获第一次反馈意见,历时三年多时间,终于以兴华基金的名字正式拿到核准批文。

从股权结构看,兴华基金前三大自然人股东均有着金融从业背景。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张磊出资6061万元,持有该公司60.61%的股权;唐俊出资500万元,持股5%;韩光华出资499万元,持股4.99%;而宿迁信仁等6家合伙企业则为员工持股平台,合计持股29.4%。

公开资料表明,张磊曾任清华兴业投资管理公司证券分析师、嘉实基金基金直销经理、泰信基金北京理财中心经理、华夏基金机构理财部总经理等职务。2012年10月,张磊加盟天弘基金,2013年5月被提拔为公司副总经理,2016年6月离职。

同样,韩光华也有着公募从业经历。韩光华曾担任华夏基金机构产品部副总裁、诺安基金产品研发中心副总监、嘉合基金副总经理。此前,他还曾参与天勤财富基金管理公司的筹备,兜兜转转最终选择加入兴华基金。而唐俊则是银行背景出身,除了持有兴华基金5%股权外,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山东宁津农村商业银行董事。

天眼查信息还显示,作为员工持股平台的宿迁信仁等6个合伙企业中持股方也均为自然人,参与者除了包括张磊、韩光华、唐俊三大自然人股东外,还有督察长王海滨、前天弘基金金融同业部总经理石伟等。

另据证监会官网最新披露,截至3月27日,仍有32家基金公司在等候审批,其中7家已被中止审查。而待批基金里也不乏个人系公募基金,如富华玖创基金就是由原公募基金高管申请设立。在富华玖创的自然人股东中,王峰和程丹倩曾任华商基金出任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职务。今年2月,富华玖创基金在申请材料被受理4个月之后,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

整体而言,个人系公募在渠道资源、资金资源上存在明显劣势,不仅很难盈利,而且可能面临旗下产品因规模太小的清盘危机。在业内看来,个人系公募的发展前景与创始团队息息相关,创始人是否拥有强大的行业背景和个人资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司的生存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