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明年上半年推出是大概率事件,制度设

科创板的设立,被视为国家立足改革开放大局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更是推进创新发展的实在举措。

12月1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在出席“2018年上海国际股权投资论坛”时表示,科创板将对交易机制进行系列创新,如将在涨跌幅限制、股价波动调节机制、买每一手股票的数量、做市商机制等方面进行市场化的、对标国际市场的创新,以提高市场定价效力。他同时透露,科创板正在进行各种细节论证,2019年上半年推出是大概率事件。

科创板设立极具意义

施东辉指出,当前中国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同时劳动力成本、环境、资源约束等带来的各种结构性问题,使得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力在慢慢下降。要打破这个局面,一是进行结构化的制度改革,二是进行经济转型升级,依靠技术创新和新兴产业崛起,让经济重新回到相对高速的增长轨道上。

在他看来,资本市场作为市场经济中最活跃、最核心的要素,是推动产业创新的重要助推器。而在过去,中国境内资本市场无法为创新企业提供有效服务,从而造成了大量创新企业在海外上市,境内资本市场错失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红利。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非常需要改变,因此科创板的推出和建设,施东辉认为是“正当其时”。他表示,科创板设立,是增强整个境内资本市场、服务创新企业发展能力的突破口,通过在发行上市、交易、监管、退市方面进行相关的制度创新对存量市场可以进行改造和优化,也是提升资本市场国际竞争力重要的制度创新。

国泰君安副总裁、国泰君安金融控股总裁、投行业务委员会主席朱健则表示,过去境内资本市场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第一,对新经济新企业包容性不够;第二,企业上市缺少稳定预期;第三,企业定价长期受管制;第四,企业上市后无论基本面如何,先爆炒一番,压缩了后续投资者的盈利空间;第五,上市公司的融资功能缺少稳定的预期和安排,再融资政策包括并购重组受行政管制影响非常大;第六,市场对投资者的保护,包括市场流动性设计的安排缺失。

他指出,这些问题都是科创板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但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绝不是一蹴而就的。

制度设计主要考虑三方面因素

在会议上,施东辉透露,科创板制度设计主要考虑以下三个方面因素。

在市场包容性方面,施东辉认为,原先上市发行条件相对注重盈利,但可能往往筛选出了一些比较平庸的企业。科创板将在上市制度方面进行自主创新,对各种不同类型、不同规模、不同产业属性的企业提供融资便利。“通过各种条件的各种组合,比如说营收、现金流、研发投入等各种指标的组合,设计不同的发行条件,就像一句广告语所说的,总有一款适合你,方便服务科创企业上市。”

在定价有效性方面,施东辉指出,“客观的说,现在市场定价效力不尽如人意,投资者行为短期化、投机化。我们在设计科创板时,对交易机制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比如在涨跌幅限制、股价波动调节机制、买每一手股票的数量、做市商机制等方面进行市场化的、对标国际的创新,希望提高整个市场的定价效力,我们也会实时对交易制度进行评估、反馈,不断优化。”

在投资者保护方面,施东辉表示,由于科创企业往往经营不确定性比较大,股价的波动也会比较大,科创板必须考虑投资者保护的充分性和有效性。一方面,科创板会参照金融资产和投资经验两点推出投资者适当性制度,让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风险识别能力的投资者参与科创板市场投资。另外在监管层面,对于双重股权架构等特殊的企业,科创板将要求特别的信息披露规定,要求企业进行充分风险揭示,而其他常规性的、对价格影响不大的信息,也会大大降降低信息披露力度,减少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成本。此外,施东辉指出,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另外一个有力举措就是将实施严格退市制度。

对于注册制,施东辉认为,将在审核理念、审核方式等方面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注册制下,在审核理念上,监管层主要判断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对投资性不做实质性判断,在审核方式上,将完全电子化,审核的标准、程序等流程全部公开,发行上市过程涉及到的要素如发行的数量、发行的价格等都交由市场主体来承担,这样能够给拟上市企业一个明确的上市预期。”

施东辉最后强调,科创板是资本市场整个体系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环,但不能包治百病,还需要在完善市场制度、拓展市场深度、提升市场效率、放开市场准入、保持市场稳定五个方面进行配套制度的改革。

未来选择企业主要责任或在投行

“科创板要特别关注企业发展敏感期和产业发展关键期,而不是关注所谓的营收指标、财务指标、盈利指标、估值指标,企业的价值应该交给市场判断,而不是以监管作为标准。” 上海浦东科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傅红岩如是说。

朱健提出,作为投行从业人员,他希望科创板能够是一个以市场化为原则、行政干预为辅助的市场,更加全面彻底遵循成熟资本市场上遵循的市场化原则,把主要的权利交还给市场。其次,他希望市场各方中介机构能够进一步归位竞争,在新的体系下各自发挥好自己的功能和作用。

他指出,在市场化环境下,未来选择企业的责任可能主要交给投行来操作。对于什么样的企业能够上科创板,朱健认为,首先必须是科技创新企业,其次公司要有一定的规模和体量,才有具备防冲击的能力。

朱健透露,目前他们已经在积极寻找和积累目标客户,包括集成电路、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材料、生物医药等行业都是他们的重点关注行业标的。“我们希望,将来科创板能够真正以市场化为原则,以投资银行为枢纽核心,这样的环境下投行和被荐企业之间绝对是一种共生共荣的关系。”朱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