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白糖进口配额政策的调整风险不容忽视?

  一、2019年以来国内食糖进口量偏少

  由于2019年国内食糖配额外许可证发放时间较晚,到了5月下旬才发放,发放额度为135万吨,2018年配额外许可证发放额度为150万吨,发放时间为3月。今年许可证发放时间推迟了两个月,这也导致今年年初以来国内整体食糖进口同比偏少,配额内和配额外的时间范围是按自然年度划分的。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7月份进口食糖44万吨,同比增加19万吨,环比增加30万吨,2018/19榨季截至7月底累计进口食糖235万吨,同比增加26万吨,2019年1-7月份进口食糖150万吨,同比减少13万吨。

  从跟进的船表了解到,7月份巴西到港中国的船较多,还有部分泰国、美洲中部、南非等国的原糖,加上部分白糖(5454, 2.00, 0.04%)进口量,预计7月份我国食糖进口量为40万吨左右,2018年7月我国进口食糖25万吨,最终的数据和此前的预期基本一致。从进口的情况来看,国内进口糖的压力在往后移,若明年不能够给出很好的预期,四季度或有一定的压力,市场对于明年的预期或决定加工糖的加工和销售节奏,也会对国内食糖的生产和套保产生较大的影响。

  二、后续食糖高进口或成常态

  近期因国内白糖现货价格涨幅较大,这也导致内外价差大幅拉大,如果根据沿海地区加工糖的报价估算,每吨配额外的利润一千元,不可谓不丰厚。根据近期11.5美分的原糖价格计算,配额内的进口成本在3050-3250元/吨,配额外进口成本在4650-5050元/吨,从泰国进口会更便宜一些,但品质上巴西原糖更好。2019年1-6月累计进口食糖106万吨,同比减少32.19万吨,而2019年配额内为194.5万吨,配额外发放为135万吨,合计为330万吨,今年市场普遍认为配额外将用满,因此后续国内每个月的平均进口量在30-40万吨左右,此前市场普遍预计7-9月份国内食糖进口将达到一百多万吨,那四季度进口量或也在一百万吨左右。

  三、我国进口糖源开始多元化

  我国进口食糖的主要国家有巴西、古巴、泰国等,今年增加了巴基斯坦,柬埔寨,后面或许还有缅甸和萨尔瓦多等,今年配额内使用量加大,中国将增加的量分给了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一些国家。4月23日巴基斯坦商务、纺织和工业部长顾问表示,巴基斯坦已根据中国的免税优惠方案向中国出口15万吨糖,且市场预期后面9、10月份将有另外十几万吨糖到港。5月24日在漳州开发区招银港区综合码头,这也是漳州关区首次进口产自柬埔寨的原糖,首次进口以吨袋包装的原糖货物,该批原糖的货值近240万美元,将在路易达孚(中国)有限公司进行深加工。

  8月19日中国相关部门近期将访问缅甸,检查糖厂并开始着手进口缅甸糖,据报道访问期间中国将检查该国的糖质、工厂和仓库,如果一切顺利中国可能会从缅甸进口食糖。2015年-2017年中国是缅甸最大的食糖进口国之一,但在中国限制食糖进口后不久,缅甸国内食糖开始过剩,库存逐步上升,糖价已经下跌不少,当地交易商要求探索其他选择,而不是依赖中国市场。缅甸糖厂希望政府批准乙醇生产,以抵消中国需求的下降。8月23日,据萨尔瓦多媒体报道,中国驻萨尔瓦多大使欧箭红表示,鉴于中国企业在无任何自贸协定及配额的情况下直接购买萨尔瓦多糖,为了进一步扩大食糖贸易量,两国企业正在进行相关谈判,中粮这样的中国企业已经核准了萨尔瓦多糖的质量,并愿意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两国食糖贸易。本榨季国内对于走私的打击力度较大,在走私糖大幅减少情况下,正规进口的增加形成了有效的补充,糖源的变化也导致国产糖销售好转,工业库存偏低从而为糖价上涨提供了基础。

  四、国内白糖现货价格仍旧坚挺

  虽然白糖内外价差较大,但国内进口糖总量仍然受限,不能通过自由贸易来抹平价差,另外国内白糖现货价格强势的基础仍然较好,工业库存(国产糖库存)处于低位,进口和加工糖冲击不大,对于走私白糖的打击力度仍然较大,但继续上涨的空间或受限,主要是远期白糖的预期仍充满不确定性,一是外盘下榨季高度或有限,主要受制于高企的库存,二是明年国内政策变数较大,白糖配额外什么时候发放,对白糖进口量是全面放开还是增加进口量、或继续严控。短期郑糖或维持在高位震荡的概率较大,若明年预期变差或走私糖放量将对价格形成比较大的冲击,而白糖抛储和后期进口的放量对于价格冲击或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