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本应更高?凯投宏观:油市当前正处于风险

  原油交易员从来不会忽视中东地缘局势的风险,但现在交易员们更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掀起的贸易争端会导致经济放缓,而不是中东紧张局势可能导致供应中断。

  至少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9月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加工设施遭导弹袭击,导致每天超过500万桶的石油产量暂时中断后,石油期货仍能快速由回落转为飙升的原因。尽管沙特很快就恢复了产量,但这个事件凸显沙特失去提供紧急储备、以备发生中断时为全球供应提供缓冲的能力,更不用说事件也暴露出全球重要产油国遭攻击的脆弱性。

  事实上,自攻击以来,缺乏更持久的风险溢价一直是个令交易员感到困惑的问题。调研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商品经济学家Caroline Bain努力钻研数字,试图将风险因素纳入油价方式进行量化。

  经风险量化试算后发现,根据市场基本面,油价应高于当前水平,Bain在最新报告中表示,换句话说,原油目前是没有获得风险溢价,反而是以风险折价进行交易。

  Bain说道,布伦特原油的折价程度估计为每桶7美元,反映出人们对全球经济成长前景的担忧,绝大多数是受到持续的贸易争端影响。

  全球指标布伦特原油在9月16日沙特遭攻击后飙升近20%,飙升至略低于每桶72美元的水平,但在月底?前回吐了多数涨幅。美国WTI原油走势也相似。在过去12个月中,布伦特原油下跌15.2%,而WTI原油下跌11.8%。

  Bain在报告中对模型背后的方法进行了详细的解释。该模型需要三项数据:计算石油的固有风险溢价、根据供需关系增长估算石油的基本价格以及存储费用。

  Bain以2017年1月为起点来计算固有风险溢价,因为当时市场接近供需平衡且地缘政治风险较低。当时的固有风险溢价为每桶3.20美元。同时也根据2017年1月来内部对供需成长的内部估计来确定石油的基本价格,同时将短期利差用作存储成本的代表。

  由于中东和其他全球石油产区大都容易发生冲突和混乱,石油价格历来易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做出反应。Bain特别点出“阿拉伯之春”期间油价上涨,以及最近美国与伊朗之间紧张关系日益加剧的例子。

  但是Bain指出,尽管在这样的背景下,风险通常与地缘政治和供应中断的威胁有关,但也有其他类型的风险会影响原油价格,包括经济事件、政府政策和技术变革。

  Bain进一步说道,与此同时,风险溢价通常被描述为投资人愿意支付的价格与如果价格不受风险影响而应该支付价格之间的差额。溢价不是直接可观察的,因此分析人员须使用多种技巧对其进行估算。

  Bain认为,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维持风险折价,并指出,在当前投资情绪低迷的环境下,市场可能会继续无视供应中断。不过,由于主要央行宽松的货币状况激发了经济复苏的希望,折价可能会在2020年缩小。

  Bain表示,从中期来看,油价仍可能维持在较低水平,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和电动车的普及,全球石油需求的成长预计仍将保持低迷。但与此同时,由于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加,供应量更具弹性。

  但是Bain警告,即使油价偏低或风险溢价持续为负值,不要假设市场会出现结构性变化。毕竟,近年来地缘政治风险有所上升,供应中断已经开始加剧,美国页岩油产量似乎正在放缓,这为将来更高的风险溢价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