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这三个国家产量下滑 下半年油市或迎来转折

  尽管2020年开年以来原油需求低迷,但是数据显示,原油供应增长的步伐可能没有停止,包括美国、 挪威和巴西仍在推动产量的进一步增加,这可能会对近期油价的反弹造成负面影响。不过包括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国存在产量下降的空间,这可能会部分抵消供应过剩的影响。同时市场还需关注原油需求的变化,这也将对油价走势产生直接的影响。

  尽管2020年开年以来原油需求低迷,但是数据显示,原油供应增长的步伐可能没有停止,包括美国、 挪威和巴西仍在推动产量的进一步增加,这可能会对近期油价的反弹造成负面影响。

  不过包括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国存在产量下降的空间,这可能会部分抵消供应过剩的影响。同时市场还需关注原油需求的变化,这也将对油价走势产生直接的影响。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利比亚的原油供应可能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如果该国局势缓解,预计市场将很快增加逾100万桶/日的供应,但是反之这一供应缺口可能会推动油价走高。

  潜在的增产空间

  美国:到2020年底至少增产20万桶/日

  尽管美国原油产量有所放缓,但是市场认为美国仍是未来十年全球原油增量的主要推动力。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美国3月页岩油产区总产量预计将增加1.7万桶/日至917.4万桶/日,2月增加了1.1万桶/日。

  同时此前公布的EIA月报显示,预计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为1320万桶/日,此前预期为1330万桶/日。目前美国原油产量为1300万桶/日。

  挪威:大约有12万桶/日的增产空间

  挪威石油局(NPD)周三发布的预测显示,由于主要油田正在提高产量,预计今年年底挪威的每日石油产量将比2019年底增长6.7%。

  该国补充说,该国1月份的初步石油产量为164万桶/日,较12月份的176万桶/日有所下降,较官方预期低6.6%。

  NPD表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某些领域的技术问题和维护工作。但是随着近期这些问题得以排除,预计7月份的石油产量将增加至176万桶/日,12月将达到187万桶/日。

  挪威的约翰·斯维德鲁普油田于去年10月开始生产,预计今年夏天将达到其第一阶段的峰值产量44万桶/日。在2019年底,该油田的产量约为35万桶/日。

  巴西:约有31万桶/日的增产空间

  除了挪威之外,被誉为最有潜力产油国的巴西近期也开始发力。

  该国监管机构ANP表示,1月巴西的石油和天然气总产量也创下了新的纪录,首度超过了400万桶/日,达到了404.1万桶/日的当量。

  ANP表示,2020年1月巴西的石油产量与2019年12月相比增长了2%,与2019年1月相比增长了20.43%。

  截至2020年1月,巴西在盐下地区的产量总计为268.2万桶/日,占石油和天然气总产量的66.37%。其中1月盐下地区的石油产量达到了215桶/日。这主要得益于位于该国最大油田——卢拉油田产量达到了105.2万桶/日。

  本月初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宣布其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创造了另一个产量纪录,在此期间生产了超过300万桶/日的石油和天然气当量。

  根据OPEC在2月份的最新月度石油市场报告,预计巴西的盐下地区今年将进一步提高该国的石油产量。OPEC表示,到2020年末,巴西将成为非OPEC产油国中第三大产量增加来源,仅次于美国和挪威。OPEC还预计非OPEC国家石油供应将增加225万桶/日,巴西今年的石油产量将增加31万桶/日。

  自2019年6月以来,得益于Lula,Jubarte和Sul De Lula等六个油田,巴西的原油产量在六个月内飙升了55万桶/日。

  圭亚那:大约10至15万桶/日的增产空间

  美国财政部在一份报告中说,在由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 Corp。)牵头的财团在该国开始生产之后,圭亚那于12月每天生产35607桶石油。

  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沿海发现了超过80亿桶石油,圭亚那是一个贫穷的南美国家,没有石油生产历史。Stabroek区块的产量于12月20日开始生产,埃克森美孚于1月开始出口原油。

  尽管当前圭亚那的原油产量依然十分的微小,不足以对原油市场构成影响,但是据此前埃克森的估算,圭亚那未来5年石油日产量有望激增6倍,到2025年实现75万桶/日,这对于油市而言将是一个可观的增量,预计数月后该国产量将达到12万桶/日。

  沙特和科威特共有油田:到2020年底或有55万桶/日的产量空间

  科威特石油部长法赫尔上周日(2月16日)表示,沙特和科威特共有的两个油田的总产量到年底将达到55万桶/日,目前这两个油田将开始试生产。

  沙特和科威特共有两个油田,分别是哈夫吉油田和瓦夫拉油田,由于特许权纠纷,这两个油田五年来都没有产量。

  哈夫吉油田和瓦夫拉油田的试生产于上周日开始。科威特通讯社(KUNA)援引部长法赫尔的话说,石油生产率将逐步提高,直到达到“正常水平”。法赫尔指出,到今年年底将恢复近55万桶/日的正常生产水平。

  潜在的下降空间

  不过全球原油供应并非只有增加,部分国家仍有下滑的风险,主要是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

  尽管伊朗遭受美国的制裁,且随着该国石油储备设施无法储存更多的原油导致产量下滑,但是由于该国石油出口受阻,因此对油市的影响相对有限。

  而随着近期中东地缘局势缓解,伊拉克的原油产量和出口也趋于稳定,短时间预计也不会出现明显的增加或减少。

  尼日利亚:可能有60万桶/日的下跌空间

  从此前调研机构Wood Mackenzie公司发布最新调查报告来看,报告预计尼日利亚石油产量将会减少35%。

  该机构认为主要原因来自于油价下行与监管的不确定性可能促使石油巨头推迟最终的投资决定。目前尼日利亚石油法案在经历长达二十年的争论后仍然未获得最终通过,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投资信心。有三个石油项目可能会给尼日利亚的带来总共30万桶/日的产量,但按目前的油价计算,只要布伦特原油价格低于60美元/桶,这些项目都无法盈利。

  随着石油公司逐渐失去了对于尼日利亚投资的信心,尼日利亚产量约下滑35%,目前该国产量约为177.4万桶/日,这意味着尼日利亚可能损失62万桶/日。

  委内瑞拉:可能有25至30万桶/日的下跌空间

  另一个可能导致的产量损失是近几个月产量一直维持在80万桶/日的委内瑞拉。

  美国财政部18日宣布,对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下属的一家石油贸易公司实施制裁。据美国财政部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被制裁的这家石油贸易公司成立于2011年,在瑞士注册,负责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海外项目。声明称该公司帮助委内瑞拉运输及销售原油。

  声明说,同时受到制裁的还有该石油贸易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总裁迪迪埃·卡西米罗。

  据悉,按产量计算,俄罗斯石油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上市石油公司,如果因美国制裁导致该公司的石油生产受到影响,将会对俄罗斯的原油出口造成影响。

  尽管表明上看美国对俄罗斯的公司实施了制裁,但是分析人士指出,根据PDVSA的文件和Refinitiv Eikon船只跟踪数据,2019年委内瑞拉三分之一的原油产量通过俄罗斯石油公司旗下的Rosneft Trading和TNK Trading出口至亚洲。目前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为82万桶/日。

  一旦委内瑞拉原油出口渠道受到限制,预计市场的原油产量将减少将近30万桶/日。

  利比亚:若出口问题迟迟未解决将导致120万桶/日产量下降,反之料2020年下降25万桶/日

  利比亚目前也处于产量不断下滑的过程中,最新的数据显示,该国的原油产量已经进一步减少至12万桶/日,距离产量峰值120万桶/日减少了将近110万桶/日。

  但是目前尚不能确定这一中断将持续多久,近期市场的焦点在于全球需求下滑的忧虑情绪,使得市场短时间无视了利比亚产量下滑的风险。但是随着市场的焦点回归供需关系,市场可能会对此有所定价。

  如果利比亚产量迟迟未能恢复将导致市场出现110万桶/日的供应缺口,这有助于油价走高。反之,油价可能短时间出现略微回落的走势。

  结论

  此前三大能源机构给出的预测是2020年非OPEC原油供应增速料在210万桶/日至230万桶/日之间,且对于2020年需求增速的预测介于90至110万桶/日,如果OPEC维持当前的减产协议,原油仍存在很大的过剩空间。

  考虑到近期全球公共卫生事件等不确定性因素,预计2020年一季度的需求将更加疲软,此前Rystad Energy给出的预估是2020年上半年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可能达到130万桶/日。

  但是如果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产量下降,且利比亚的局势具有长期性,随着需求回暖,这可能会在下半年扭转油市疲软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