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这次“破罐子破摔” 最不好过的恐怕是美股

  和俄罗斯谈崩后,沙特吹响了石油价格战的号角,也牵连了美国的能源股。

  但事实上,在油价周一暴跌30%之前,美股能源股本就已经“奄奄一息”,现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情况雪上加霜。机构杰富瑞集团上周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称,“我们已经放弃了能源股。”

  能源股,真的要被华尔街抛弃了吗?

  能源股暴跌至11年低点,其实是自食其果?

  美股大盘近日虽然回调,但仍然处于历史高位附近;而SPDR能源股ETF(Energy Select Sector SPDR Fund (NYSE:XLE))上周五已经跌至了11年低点。年初迄今,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8%,能源股ETF则已经暴跌了超过29%,是11个主要板块中表现最差的。

  即便是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 (NYSE:XOM)和雪佛龙 (NYSE:CVX),今年以来也分别下跌了31.7%和20.9%。

  究其原因,整个能源行业深受供过于求的困扰,尤其是近期新冠疫情的蔓延,加剧了投资者对于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这对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是一大重创。

  从某种程度上说,美国石油生产商在自食其果。在石油生产热潮中,生产商将产量的增长置于长期盈利能力之上,同时消耗了数十亿美元的现金。分析师对石油行业的资产负债表感到忧虑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的数据显示,到2024年,北美勘探和生产公司的到期债务总额约为860亿美元,这当中有62%是垃圾债,而即便是投资级债券,也高度集中在濒临垃圾债的评级水平。

  埃克森美孚是最典型的追求产量增长的例子。虽然石油需求前景暗淡,但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认为,到2040年,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才能满足全球对能源产品的需求。

  该公司正在投资低成本的大型项目,包括南美州圭亚纳的海上采油项目,希望它们将能帮助维持其数十年来在油气市场的主导地位。但在市场人士看来,埃克森美孚在错误的时间以错误的价格将油气储备推向了市场。

  当然,能源股落后大盘也不是最近才有的事——过去十年它都是最大输家。美银美林将能源股的长期颓势归因于多个因素的综合作用:对于石油需求触顶的结构性担忧、不断增长的美国页岩油产量、以及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与解决气候变化相关的必要性及成本。

  极高股息收益率、大规模空头头寸:有望助能源股反弹吗?

  股价下跌的同时,能源股的股息收益率也在飙升。上周五,埃克森美孚的股息收益率涨至7.32%,超过道指的7.26%;雪佛龙的股息收益率为5.51%。相比之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0.696%。

  极高的收益率有可能吸引部分投资者入场。瑞银全球财富管理就认为,考虑到能源股的高股息收益率,这个板块被低估了。

  另一方面,能源股也可能出现空头回补的行情。近期,能源股成为了投机客做空的对象。根据研究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自2月初以来,空头增加了超过4.6亿美元的能源股做空头寸,其中,SPDR标普油气勘探与生产ETF(SPDR S&P Oil & Gas Exploration & Production ETF (NYSE:XOP))和VanEck Vectors石油服务ETF(VanEck Vectors Oil Services ETF (NYSE:OIH))的空头仓位约占其流通数的40%。XOP的空头头寸规模超过10亿美元,OIH则达到2.33亿美元。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这两个支撑能源股反弹的潜在利好也可能成为利空,或者需要一定的触发条件。

  以股息收益率最高的埃克森美孚为例。正因为其收益率高,分析师怀疑公司能否创造足够的自由现金流来覆盖股息。2019年,埃克森美孚的自由现金流为66亿美元,而支付了147亿美元的股息。这两者之间的赤字正在迅速扩大,这也成为了埃克森美孚股价下挫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对于短期的空头回补行情,或者任何程度的行业复苏,都需要以新冠疫情得到控制、更广泛的市场抛售得以结束为条件。

  乐观情况下,油价在剧烈暴跌之后有望反弹。但押注能源股反弹的投资者,也必须意识到在疫情稳定、需求前景改善之前,能源股面临的长期风险仍然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