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QE4 连QE5也进入到市场定价之中

摘要 【不止QE4 连QE5也进入到市场定价之中】消费者信心暴跌,经济数据继续令人失望,收益(实际和预期)下降得越来越低,但美国股市拒绝受到任何与股市下跌有关的因素拖累。

  消费者信心暴跌,经济数据继续令人失望,收益(实际和预期)下降得越来越低,但美国股市拒绝受到任何与股市下跌有关的因素拖累。

  正如北欧联合银行(Nordea)所警告的那样,“没有人担心潜在的经济放缓”。

  不过也并非完全如此。似乎有些美国人“害怕”它。

  北欧联合银行解释说,如果它走路像鸭子,说话像鸭子,那么它可能就是只鸭子(读作QE)……

  这至少是市场对美联储增加资产负债表的解读。只要市场完全接受QE的说法,即使美联储否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美联储本周本有机会“修正”600亿美元的月度购债规模,但并没有这么做。

  市场在狂欢,就好像这是一次大规模的流动性补充,但考虑到这只是一次看似流动性增加的“软QE”,狂欢是不是有些失控了?假设标普500指数保持在当前水平,那么到圣诞节该指数将比去年同期上涨逾30%。如此幅度的同比增长通常伴随着比现在更大的流动性增长。显然,市场害怕错过美联储软QE带来的资产价格利好。

  当股市在2018年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遭到抛售时,长期债券收益率在此之前出现了显著上扬。10年期实际收益率很快就将比上一季度上涨约30-35个基点。如果2018年的相关性是可信的,那么本轮收益率的上涨对应的将是标普500指数在接下来30-40个交易日回调5-10%。在过去18个月中,利率似乎在定义股市趋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次会有所不同吗?

  此外,北欧联合银行的领先指标显示,失业率在2020年第一季度上升的风险飙升,这几乎是十国集团(G10)的普遍现象。

  在欧元区,MSCI欧洲指数成分股公司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出现收益负增长。这正是劳动力市场放缓的原因。人员即是成本,欧洲企业很快将不得不削减成本以提高利润率。

  在美国,有一些相同类型的预警信号。例如,NFIB职位空缺指标已经开始警告从现在起的三个月非农就业出现负增长的风险。这是众多中小企业开始对不确定性做出反应的迹象之一。

  最大的问题是,贸易不确定性是否会恶化?

  如果对G10失业率上升的预测是正确的,那么下一阶段的经济放缓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冲击服务业和劳动力市场,这会比制造业放缓严重得多。

  尽管摩根大通的Kolanovic称,市场可以轻松消化10年期收益率上升150个基点,但北欧联合银行警告说,利率仅上升35个基点就可能足以触发市场10%的回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