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钱不还现成为一种新的股权融资途径 10家新三

能借钱的才是大爷,新三板上也是如此。更妙的是,欠钱不还,现在还成为一种新的股权融资途径。富姐统计发现,已有10家新三板公司的债权人,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被动成为公司股东,一举超过举牌线。

  债权人被举牌,这酸爽。

  债转股这盘大棋,不是国企才能下吗?

  理论上讲,适宜做债转股的企业,应该是短期债务负担重、但长期基本面向好的企业。这样做债转股,而不是雨天抽伞,对企业对债权人都是更优选择。那些已经很糟糕的企业,还是应该直接破产清算,弄别的弯弯绕绕都有损市场效率。

  然而中国特色的债转股,主角毫无疑问是国企。这场博弈里面,除了企业和资方,政府也参与其中、需要考虑社会就业和国企给整体经济带来的外部效应。

  10月10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推动债转股。上周银监会又松绑地方AMC,允许各省再增设一家,不良资产可以对外转让。

  当然,最高层并不是就要简单将国企的债赖掉,还是坚持市场化原则。之所以强调沪深交易所和新三板,也是希望通过公开市场来形成更加有效的价格,推动各方自主决策,而不是搞摊派、核销。

  然而,目前来看,这项高大上的政策,与新三板上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关系并不大。

  债转股这盘棋,赵家人有赵家人的下法,百姓也有百姓的下法。

  10家新三板公司债权人被举牌

  富姐整理发现,新三板逾九千家企业,现在一共有20家在挂牌主体层面出现了债转股的动作。

  其中10家比较无趣,是他们自己原有股东(往往是控股股东)或关联方将其对公司的债务转换为股权,这10家企业债转股计划涉及的债务规模,如果要用经营现金流量净额来还,需要7.8年。当然自家人跟自家人就没必要太认真啦,这种债转股就当作是股东增资吧。

  富姐还注意到,尽管只是自家人左手倒右手,但这样的债转股操作也不是仅仅美化了财报。如果按债务规模、转换股份比例来推算公司估值,可以看到债转股定价对二级市场的成交价有非常明显的指导作用。

  另外,弘大能源6000万的债转股计划本月暂时公告搁置了。这家企业负债率已经100%,可以说相当难看;而前述计划涉及的是该公司仅有的3名股东。这样也要搁置,多半是3个股东之间利益有冲突,果然是三个和尚没水喝啊。

  富姐最关注的,是另外10家,都比较有趣,参与债转股的都是自然人或者投资基金。

  尽管这10家企业负债率也是接近60%,但最能看出企业基本面情况的经营现金流指标,相比上面10家就极其惨淡,10家里面有一半现金流为负,情况很不乐观。其他企业偿债能力也不太理想。主要原因可能是这些企业明显集中于医药、新材料和新型工业上,产业还未到成熟期。而上一张图列出的10家原股东参与债转股的,大多是传统行业、营收预期较明确。最了解公司实际情况的,果然还是大股东自己呀!

  富姐注意到,三力新材、欧鹏巴赫、美亚药业这3家都转换了一大批自然人的债权,分别有22人、14人和14人,如此规模,跟定向增发也没差了。

  这10家企业,平均债转股规模3844万,平均转换为11%的股份。这些被动参与债转股的投资人,相当于直接被举牌。其中先通药业最壕,一口气就销了1.2亿的债务。

  收债收进董事局,未来还需改革公司治理

  收债收进董事局,也不好说是什么可喜的事情。

  这些投资人,核心的诉求还是要挽回自己的投资,并不是来学雷锋做长期投资的。因此,债转股不能仅仅停留在粉饰企业财务报表的情况。

  债权变成股权,但还是变不成钱啊!

  债转股的真正意义,在于引入外部股东,来改革公司治理。外部股东可以引入更多资源、可以弥补公司治理的缺陷,从而真正改善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

  也就是说,这些债权人,变成股东后,并不能像一般财务投资人那样躺着搭便车。

  他们需要长点心,真正行使自己的股东权利。债转股,最重要的不是给了他们卖不出手的股票,而是给了他们提议和表决权。

  而债转股,只不过是在处置不良的漫漫长路上迈出了一小步。